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awei19500904的博客

几分怀旧,几分闲趣,几分思想。

 
 
 

日志

 
 

闲言碎语---我的人生牌(原创)  

2014-03-25 20:44:19|  分类: 闲言碎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如牌,牌如宿命。倘如人生中每十年为一张牌,那么人生中最多也就八九张牌足够了。如果能够存满十张大牌,那可是祖上上辈子积德积福了。人们一直都没有逃脱人生中顺、逆、衰、败和生、老、病、死的基本宿命。“命由天定、运由己生”。“命”是与生俱来的,而“运”是一个人一生的行程。命运就是那张宿命的牌,我的运程是否祸福吉凶、荣辱忧喜、盛衰兴废呢?闲来无事,不妨翻开看看。

    时光如梭光阴荏苒,我已从仁慈的上帝手中接过了第七张人生牌,捏在掌心上正在战战兢兢地翻着,我知道我内心正发怵着,是否翻得过去好像主动权并不在我手上,因为前几张牌面都有杂色,难怪我心中时时忐忑不安,不信你们翻着看吧。

   第一个十年:出身于一个不算荣华富贵但也不愁吃穿的家庭,父亲有个很好的职业,母亲也不外出工作又不作家务,家里全由保姆照料,我们姐弟三人活得滋润,真是其乐融融。期间经历了砸锅卖铁的大跃进和满世界逮马雀运动,这些都在我们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童趣,尤其是吃食堂,管饱.满嘴沾的米粒用手一捋也不知爱惜。从我懂事起就觉得这种好日子不长,不久父亲就被抓当了右派,而且还是个凑数的。家里马上就揭不开锅了,那时母亲还差点没让我去上学,幸亏住我家隔壁的大姐替我求的妈才给报的名,要不然晚开窍还不知会落魄成啥样呢。那时也不懂啥叫右派,老有小屁孩追着屁跟叫骂,回家只能和妈跟前哭着,说心里话那会儿真的很恨父亲。第一个十年的那张牌翻过去时是黑的。

   第二个十年:刚上小学时,记得上课时老爱睡觉,一犯迷糊时就不由自己,所以老被老师罚站,站得时间稍长时竟也能站着睡着。成绩真令老师摇头,母亲也不对我抱甚希望,幸亏二次补考竟能及格,真是得神暗中助我,逃过了母亲不许我再上学的惩罚。哪知我三年级开始好像天灵盖开巧,远离了迷糊,读书从此再也不用母亲为我操心。上小学年月,正逢粮食匮乏时期,喝面糊.拌烂菜邦子.沾酱油喝稀粥,把这小肚腩撑得老大,老嫌吃不饱。那时记得票证特多,我特觊觎那吸引我的饼票,除了得手一次后就和我无缘了,这玩意在家里的分配从来也没公平过。小学顺顺当当念完,为了不违母意,我的好成绩只得屈尊于姐姐就读的那所中学,那时我人也长得矮小,母亲怕我被人欺侮。姐早我一年去了半工半读,我也踌躇满志地等待着考一个好一点的高中,哪成想66年文化革命开始了,一切都乱了套了。这时的学生就像被火烤着了似的发热,学校之间的频繁大串连,乘公交车都不用买票,随地拣张车票都能拿学校去报销。本地折腾完了又去了外地,那是全国各地的大免费,有这等大好事自然我也没给拉下,杭州.株州.韶山.广州一路南下,就像吃了豹子胆,真是见了大市面。那时我们就像是一群打过鸡血喝过狼奶的孩子,心野着呢。学校都停课闹革命了,整个社会己摆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了。我一介逍遥书生乐得在家养养鸡,去乡下吊吊田鸡。学校分配完出身好的红五类进上海工矿企事业,余下的全像赶鸭子拟的撒向了全国各地上山下乡。我也轮不着悔青肠子,因为我也是被驱赶的。这第二张牌翻过去时是灰色的,此时真看不清前方的路通向何处。

         第三张牌:茫茫知青路,八年寻寻觅觅啥便宜没捞着,参军上学与我无缘,真是拣不到便宜卖不到乖,比高喊口号的扎根派更革命,其实那是傻呀,什么讨巧卖乖啥也没学会。战天斗地倒滚了一身泥巴回来,在家抖落了一地的炕灰和虱子,和我感情最好的还数这些东东。回家几十年了也都没想着去看看那土那地那拖拉机,总觉得没啥可牵挂的,只是在我的博客里留下了它的足迹,这样临到老了也忘不了。我是早于大返城回的家,弟弟不幸病故,知青办把我临时安置在街道工厂,后来也是由于大返城,掐灭了我一丝的跳槽希望。这张牌翻过去时才见有点亮色,那是出门在外的游子终究回家了呀,就算整天嚼吧罗卜干子也是香的呀。

   第四,五张牌:生活总算归于平静,有了人生中第一份没选择权的职业。平静中又开始孕育着新的不平静,这座变革中的城市在慌乱中收容着我们这些散养在山川野外的孩子。知青们都已临三十而立之年,结婚生子也都像是在苍促忙乱之中草率完成的,黄浦江边现己变迁的知青情人墙就是历史的见证。同命相连的知青们愿同结连理始终缠绕在一起,我和我的那一半就这样开始了新的生活。没几年由于动迁,我们和儿子三人就离开了矛盾纷杂的父毋姐姐的旧家,搬入新居后才算真正的有了自己的家,居室虽小但充满着温馨和快乐。事业就是一个五湖四海的知青大杂烩,但管理逐渐由知青取代了原先社青和家庭妇女主导的体制,生产逐渐走上了正规。难得一份正规收入,受领导重视,倒也像模像样管起事来,人哪就怕被人重视,总觉得欠着人家,这一晃就十多年给翻过去了。

   这第五张牌刚翻到一半,由于产业结构的调整,企业撑不下去了,工人们下岗自谋生计。我倒像是一个守夜老人似的尽职尽业直至为企业最后送终,拿了企业一万伍的可怜歇业费,浪迹于股市中,像浪里白条沉浮其中,最终被股浪所吞没。四五年中搞过快递.去私企打过另工,最后才搞上了动迁。

   第六张牌在动迁中翻了十年,到头来都不知自己为谁在打工,先是私人老板,后是公私合营,再后来是黄牛黑马。这十年倒还算顺当,工资收入每年在递增,人都晒黑了也累垮了。这张牌翻得不轻松,早九晚九,仔细划算还是被剥去了一半剩余价值。想通了,还是待家为自己打工,享享天伦之乐。

   现在当然翻的是第七张牌喽,小心的在翻着......我们不能决定人生寿命的长度,但有时候连生活的宽度都不能左右。

 热情奔放的美女 - 东方小龙 - 强汾生您巳阅读了博客博客实用代码博客博客实用代码老村长 
 

  评论这张
 
阅读(608)|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