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awei19500904的博客

几分怀旧,几分闲趣,几分思想。

 
 
 

日志

 
 

遭戏谑(原创)  

2013-10-27 15:41:00|  分类: 64.人生小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还没来得及把刚脱下检查的衣服全穿上身,管教就催着我往监室方向走去,我一手提着被钳掉拉链搭扣的裤衩,食指勾上还挂着一双用鞋带连着的皮鞋,另一只手还得拎着一马夹袋内装毛巾牙刷牙膏肥皂手纸等等的曰用品,肩上还搭着一条被褥。此时估摸夜间约九点多钟,长长的走廊一边,每间监室的铁门紧紧地关着,铁门上的小窗口也被人从里面用小铁板紧紧地插上。走廊上只听得我们二人的脚步声,由远渐近,这声音听来是那么的恐怖,随着一声"咣铛 "的开启铁门响声,从里面往外传出闹轰轰的声音,此时我的内心开始有点忐忑不安起来,我以后怎么去融入到这种声音里去。人生真是变幻莫测啊。

   马上有人从我的手中接过东西和被褥,从马夹袋中选出几样东西交给"排头",然后再把它放回在紧挨着卫生间隔墙板铺的第二个铺位上。后来呆得时间长了才知道紧挨卫生间的铺位多数是新人铺位。此时觉着身边早就围了一圈人,耳旁传来乱七八糟的询间声,"你今年多大啦?""倒底犯了什么案子?""六十了,经济案子!"就这样我还得不厌其烦地回答好几个人,大家听着觉得也没啥了不起的案子,就回归自已的铺去睡觉了。后来知道这监房里稀奇古怪的案子多了,经济案也不少,他们听得的也多了。此时有人叫我今天先把臭脚洗一下,洗把脸就可上铺睡觉了,明天再洗澡。

   此时,我才边洗脸洗脚边乘机环顾了一下四周。我粗略的估计了一下,整间监室长约八九米宽约四米,靠入门口左边是宽约一米的卫生间,供洗漱和沫浴用,再往里就是一排长木板铺(长七宽二),剩下的就是约一米五宽的走道。顶头开着一扇落地铁条栏窗,我见到窗外还时有管教在巡查。往铺位上一望,很拥挤的一前一后已躺了十七八个人,有的半躺着,有的半坐着,他们都用一种疑惑的眼神向我瞅着;这老头多大岁数了,干嘛也上里面抽风来了。刚才叫我先洗洗睡的"排二"过来指定我和"小新疆"睡一个被窝,听说这小新疆进来时身无分文,所以也没有每人100元的日用品,这小新疆向我挤眉弄眼的算是和我打了个招呼,后来才知道在里面合睡一个被窝是被禁止的呢。

   我爬上板铺,挤进属于我的铺位,叠整齐我脱下的衣裤,暂且算作枕头。我不由得又想起了三十几年前的知青生活,这是多么的相似,也是这样一溜排的长炕,但内心的感觉却是那样的截然不同。那是精神上和肢体上麻木的那种感受。我不经意中朝睡第一铺位的那位睨视了一下,只见他手拿着一本书也正斜眼向我瞅着。"你也是上海人?"算是和我打了个招呼,"这里正是个好地方,有吃有喝,全都往这里钻"。"唉!没办法撞枪口了,你进来多长时间了?","二个月了,你为啥事进来的?","主要还是动迁上的事",听说是动迁的事情,就放下书坐了起来。他说他以前很熟悉动迁这档子事,尤其听说我在南市混过,就滔滔不绝地说起他以前和在董家渡的几个动迁公司老板很熟悉,说了几个名字问我是否认识?我矢口否认,"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经办员,从不和老板打交道"。"那么你为啥出事的呢?""哪能说得说清呢,赖上了我有啥办法,但事情总会查清楚的"。他见我问不出什么就放开喉咙说:"大家听好,这位是我邻居,今后大家多照顾照顾"。我不由得心存感激起来,连说了几声"谢谢!"总算碰到了本地人也好多个照应。"唉!你进来的时侯饭卡拿了否?""饭卡?""就是我们每天吃饭要凭饭卡的",我不由的着急起来,刚才进来时分明没领,管教也没记得给我。我问他怎么办?他说:"明天勿忘了去问管教领,明天先暂时用我的,明早吃什么告诉我,我代你向组长预订一下"。我真的心头万分感谢,连道了几声谢。"哪么早上有什么吃的?""有馒头,稀粥,豆浆,泡饭酱菜,你想要啥?""先来一只肉馒头,一只淡馒头,一碗豆浆"。他向睡在最里头一号位的排头叫去:"肉馒头淡馒头各一只外加一碗豆浆!先帮我这位朋友预订一下"。他的叫法倒像店堂里跑堂的叫法,引来了全监室铺位上的一片笑声,我听来也觉得蛮有趣,他还不忘加了一句:"我的饭卡吃完了再吃你的",我当然满口应允。心里除了感激还是感激,要不然明早可就要饿肚子了。

   随着一阵安装在墙壁内呼叫器的"各监室起床了"的叫声,大家都纷纷爬将起来,各自把自己的被褥折叠整齐,再由专人集中堆放一头,他们称其为"被包"。"排头"把昨晚收进的牙刷和"炮筒"<存饭用>和调匙给了我,我排队轮流着洗漱完毕。然后在小新疆的指导下学会了折叠好毛巾,再把它安放在末位笫四个位置,叫我以后就记着这个位置不要搞错了。我心想着只等一旦开门好向管教去申领饭卡。大家洗漱完毕,却都各自拿着泡筒安静地蹲在地上或坐在铺沿,并不着急去食堂,好像在等着什么。不一会铁门开了,送饭的推着饭车正在向各监室分发早餐,由接饭的报了数量,传进了十九只铁扁合子。铁合子里装着大半合米饭和另碎的罗卜条子,这铁合子就是在这走道地上往里传送着,各人领取一合子用调匙把饭往泡筒子里倒着,然后这空铁合子又原样从走道地上往外传送着。我也不例外,也照样取了一合,也没见要什么饭卡。我用小调匙对着泡筒里的饭粒乱捣一气,撒着满肚子的怨气,昨晚还想得美呢,我狠狠的苦涩地咽了几口唾沫。

   昨晚的那个上海老乡,嘻笑着来到我面前:"朋友!对不起噢,昨晚和你开了个玩笑,别放在心上。在这里面太无聊了,活跃一下气氛"。我有点愤愤然,你活跃了,我倒沉闷了。我觉着有一种被人愚弄的感觉,现在想起才觉得当时有多么可笑。

 

     

 

  

 

  评论这张
 
阅读(753)|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