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awei19500904的博客

几分怀旧,几分闲趣,几分思想。

 
 
 

日志

 
 

酱蛆现状(原创)  

2012-03-24 15:53:13|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酱蛆现状(原创) - 花花 - dawei19500904的博客

回想起当年在东北知青下乡时曾吃过的用黄豆腌制的大酱,据说是当地家家户户都嗜好的一种食物,食用时用大葱蘸着吃或用生大头菜叶涂抹好酱泥后裹卷着吃。那天我在大食堂尝试着要了一小碟闻着有点酸臭味的大酱,这调味品与上海的臭豆腐好有一比,嗅着臭吃起来香醇,当我的味觉正处亢奋状态时忽觉酱泥中有一小白虫在蠕动,用竹筷一拨弄分明是一条蛆虫。这厮曾在茅坑里见过,顿觉喉中恶心难耐想吐,拿起碟子就向食堂师傅讨要说法。却引得他们哈哈大笑起来,一问缘由才知这蛆虫是由酱中发酵生出,吃之前把它挑出就是了。我不信,他们带领我去看存放在食堂后院的那只大酱缸,一掀木盖见是满满的一缸豆酱,酱中时见蛆虫蠕出,看得我头皮发麻。这豆酱被它们吃进再拉出岂不成了蛆屎了?他们说这蛆虫挑出后经烹调后还是一道名菜呢,蛋白质丰富营养价值还蛮高的呢。

日前我得空看了柏杨先生所著的<酱缸文化>,使我又想起了曾见过的酱蛆,他认为中国的传统文化就是这样的酱缸文化。意喻文化的沉淀、凝固、封闭、排斥:"任何一个民族的文化,都象长江大河,滔滔不绝的流下去,但因为时间久了,长江大河里的许多污秽肮脏的东西,象死鱼、死猫、死耗子,开始沉淀,使这个水不能流动变成一潭死水,愈沉愈多,愈久愈腐,就成了一个酱缸,一个污泥坑,发酸发臭。”我想这河道如若长期不清除淤泥,这结局是可想而知的。

  由此我意识到这酱缸不仅是一个文化概念,也是一个社会概念,但总的来说,是文化造就了社会。我国历史上的封建社会就是一个混沌侵蚀力极强的社会,其酸臭味至今都还远没消散殆尽。有的至今都还在发酵腐化,我们现今的官场就如一只大酱缸,就如柏杨所比喻的:"权力崇拜、牢不可破的自私、文字魔术和欺诈、僵尸迷恋、窝里斗和稀泥、淡漠冷酷讥猜残忍、虚骄恍惚。”“正是由于这种政治艾滋病布满了整个官场,使得这个圈子里的人无不遭受病毒感染,只不过患病的程度轻重缓急而已。所以,即便一个体格健全、未受污染的年轻人,进入这个圈子,也很难独善其身。”大家都挤在这只大缸里,长此以往灵性僵化泯灭,不思进取变革,自然也就发酵腐化了,一个个的都腐成了蛆虫!记得胡德平(胡耀邦之子)就曾说:"我们的官员96%都贪污包二奶,这样搞很危险。我们欠人民的已太多!不要总是拿人民当傻瓜!奉劝一些人不要过于迷恋权力,卡扎菲满脸鲜血被打死还沥沥在目...人民不跟我们玩了,我们就玩完了!"
    
 这酱缸说开了就好比政治体制,政治比经济还要重要,难怪温总大声疾呼声嘶力竭,其危机感显而易见。要想救酱缸中的人,我们该学学小时候的司马光:举起石头,把缸砸掉!黄豆腐化了虽臭犹香,缸中人腐化了就害人害己。

边框整理 -  寒烟素材

 

 

  评论这张
 
阅读(1630)|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