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awei19500904的博客

几分怀旧,几分闲趣,几分思想。

 
 
 

日志

 
 

神志恍惚的一次享受(原创)  

2012-02-08 19:52:49|  分类: 世相百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有的"浴室"称谓现今大多都己改成"浴场"了,其门帘里的服务功能除了单一的清洗污垢秽气外,还增添了许多服务性的享受型消费项目:修脚、按摩、推拿、刮沙。反正是变着法的往客人兜里掏钱。门面光鲜了场面搞大了层次也上去了,哪像改革前除垢的挤兑潮,蜂拥而至的各色人等现今大多鲜有光顾,不去享受这高档的消费。在自家的卫生间简易浴室里,不出门不迈腿也能自得其乐。现今社会高消费大多和低层的百姓不相干,谁不是只求吃饱穿暖能有个高枕无忧的一榻之地就自觉烧了高香,老澡堂子就让它在各自心中留作一份甜美的念想吧!这改了名的新澡堂我倒是去实实在在的享受了一回,而且还是老板埋的单子,但至今却还都让我神情恍惚。

    那天老板一高兴这事就定了,先上饭馆后进浴场。这二年前就开张的百十来户容量的旧区改造基地,捱到现在最后一户钉子户终于搞定,动迁基地上的"残渣佘孽"是咱们这帮弟兄们化了多大的招术才清除完毕的,这下总算可以舒松一下筋骨了。算是庆功吧!按惯例慰军稿劳铁定是少不了的,指不定还能捞点红包啥的,大家一高兴整个一下午就吆五喝六的玩起了扑克。下一个基地据说是世博园基地,真是前赴后继战斗不息,一个战役连着一个战役,谁说动迁不象是在打仗啊,反正咱老板就是这么说的,你说这比喻多恰当。

    三牌楼处的(阿大酒家)是俺老板的铁哥兄弟,凡有饭局自然是先眷顾着,能吃亏么?想想也不会,那动迁款收紧点不是全在里头了?那天下午吩咐手下早早的安置好了临窗的二间小厅室,摆放着四只大圆桌,碗筷、瓶酒一应俱全,安排妥当唯恐怠慢。待大家入座时,那时景的菜肴就陆续端上桌来。酒都是按喜好即席点取,其作派就像翻身作主似的豪爽,谁都想天天作主人,颐指气势似的那多痛快淋沥。碰杯声、吆喝声、掺和着黄调的谈笑声,酒过三巡己是脸泛红色,舌头打转,眼珠子似有几分呆滞。想到待会儿搓澡的享受,大家眼中时不时的还会闪出异样的光来。

    浴场在别处,老板晃动着脑袋,挥动着粗手臂略带几分醉意嚎叫着:"自己拦车,三人一车,兰心大浴场,发票明天找我报销!"。大家听后自己组配,十分钟后都陆续来到了浴场门口。大门处巨大的广告牌匾上的霓虹灯不停的闪烁,室内隐隐传出低沉凄婉的曲调。此感觉就像大陆客夜闯港台红灯区,怪怪的,我却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左顾右盼,我就讷了闷:一个常人搓澡的地方咋整得像进了宾馆似的。进了门后早有服务员迎身接客,发毛巾和手牌,按号开箱。服务员的待客之道绝对是训练有素的,一份价钱一份作派啊!接下来依着程序:泡澡、蒸气熏浴、搓洗前胸后背、淋浴漂洗,就像是一件衣服在洗衣机滚筒里循序转了一遍,在家里洗也不过如此,只是那水可劲的让它流着,反正水钱他们肯定赚着呢,不用白不用。完事后我见大家都去领浴衣裤,我又依样学着,说是上二楼大厅休息室。

    二楼大厅其实就是一个大的按摩室,男女浴客完成洗浴头道程序后都穿着浴衣聚回到此处,那一排排的铺位足有好几十排,一般都是同性相聚。看到大家一个个的都是红扑扑的脸蛋,那几位女同事平时看不咋的,现在看去倒有几分姿色。大家目不斜视,赶紧找了个座位躺下。接下来的服务项目依旧是按需所取,想不到自己在有生之年还能享受到共产主义的待遇,怪不得有的同事感慨说:这就叫做人。呀!还没怎么地脑瓜里就钻进了腐败虫子,给点权还不知怎得瑟呢!

    服务项目有泰式按摩、脚腿摩、修剪指甲、挖鸡眼、泡茶点心,应有尽有,如觉不尽兴还可过夜。我就选了个脚腿摩、修修指甲,放松一下就行。这时,随着领班一声叫号:"10号",过来一位男服务生,是修脚师傅。提拎着一副行头:矮凳和一布兜,先在我脚前安放好凳子和灯架坐下,拧亮白炽灯,打开布兜,一顺溜的排列着各型号大小不等的刀具,取出其中一把就抓住我左脚丫子摆弄开了。刀法娴熟柔顺不一会就把两脚丫的大小指头的甲口剃削得滑溜圆爽,这和自己平时用剪刀低头哈腰剪的感觉真的不一样,被人服侍实在是一种消耗他人的劳动价值,我忙不迭的道谢,虽说是老板埋单我享受,对劳动者的感恩之心我还是不敢丢之脑后矣!

    此时,只听不远处领班又一声叫唤:"7号",然后指了指我的铺位处。此时走来了一位按摩小姐,年令约二十五开外,身材高挑,面露浅笑的在我脚跟前坐下。我倒有点不自然起来,我问:"怎么不见男按摩师?"她甚感诧异:"怎么?一般客人都要求女的,男女手势不一样,再说男的都不愿意干这活"我听了不吱声,任由她卷起大裤衩短浴裤。然后从小腿处开始往上涂抹一种油膏,一直涂到大腿根。涂完后她就拉着我的脚放在膝盖处,我心一惊,脚底就己贴近她胸衣了,一不小心岂不成了咸猪脚了?为此我只得憋气静心不敢有丝毫懈怠,生怕冒然越过心理防线。然后在她的轻揉细捏下,那种麻酥酥的体感刺激慢慢的从脚指开始向大腿根处延伸,一双女人的纤细玉手肆无忌惮的在我的肌肤上游走,我的神智开始恍惚,特别是游走到大腿根部的三角地的隐秘边缘,竟还笨拙的两手捏紧大裤管生怕意外走光。事后和同事们谈起此窘况,竟惹得他们笑得喷血!好一个不解风情的土老帽!

    我不知道长此以往,自已能否有意志力来抵御这种诱感,幸亏仅有这一次。再也不可能有这种工作环境了。

 

    

  评论这张
 
阅读(861)|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