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awei19500904的博客

几分怀旧,几分闲趣,几分思想。

 
 
 

日志

 
 

儿时年味的记忆(原创)  

2012-01-21 11:36:33|  分类: 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时真想过年,尤其是临近年三十那几天还真叫人想得难受。现在的孩子们是绝对体会不到那种日思夜想扰人的缠劲,特别是那春节前的几天夜里特别爱做过年的美梦。醒来时枕边常有一块被口水淌湿的印迹,那是被梦中的鱼啊肉的给馋的,那年月你可真不能不信,没遇上个过年啥的家里大人们哪能放开手脚掏衣挖兜的买那奢侈品?反正我总觉着那年月家里特别没钱,平时总哄着我的父亲也不知上哪去了,好久 没嚼上一粒奶糖了。后来我成大人了才刚刚知道父亲被圈进了右网遣送去了外地,后来又知道了全国接着又遭遇了三年自然灾害,且不管它是否人祸,反正老觉着吃那面疙瘩和稀粥吃得肚胀而食欲还旺盛着。那些和我一样同属花甲年令的过来人,一定也是感同身受,反正再怎么着,新年到了,啥不愉快都不会影响过年的兴奋和欢乐。无忧无虑的年华,自顾乐得屁颠屁颠的。

    按那几年家中形成的规矩,年三十这天只吃两顿饭,早十晚五。家中三个孩子谁都毫无怨言,留着肚子装那晚上的鱼啊肉的。十点钟草草往肚里扒垃了点泡饭酱菜就外出玩去了,都是邻家的孩子,用现在的话说都是"发小","赤膊兄弟"。记得那时玩得最多的是接球,人员大多七八个人,先由一人拿球往天空抛去,边抛边叫一个人的外号,被叫到名号的人一定要上前去接住从空中落下的球,接住了再往上抛再叫下一个名号,接不住就该受罚。受罚的形式也较有趣,就是叫受罚者面朝墙,两手撑墙蹶起屁股让大家轮流在其后的三米处往屁股上扔球,别小瞧了这些小屁孩的手劲,那点玩兴夹杂着稚嫩的报复心理一鼓脑儿的全在两只手上呢,看着别人揉着小屁股痛苦那样,还手舞足蹈哈哈大笑。等到游戏结束时差不多每人都挨上了那二下子,瞧那额头上渗出的汗珠和裤臀部的泥灰印,那时的孩子们多么会在玩耍中找寻童趣啊。

    玩累了一种游戏,大家又各自寻找其它的乐子玩。我可没那心思玩,小肚子里空荡荡的,觉得有点饿。可能是心里老惦记着晚上的那顿年夜饭,玩耍时早已偷偷的回了几趟家,看着母亲早己摆弄好了几样冷盘。特别吸引我眼球的是半圆形的小蛋饺,那是一个一个在那小汤勺里转出来的,特费时耗耐心,母亲一年到头就用心这么一回。我知道那是平时节俭着,到年关时才能花得顺畅,我们姐弟三人按照妈的关照,赶清早排队买了三天菜。记得那时每家还都时兴装拼盘,就是在一只盘子里摆上几样花式冷菜,有四拼装的还有六拼八拼装的,我家老是四拼装的。无非就是皮蛋、肉松、虾子、花生,我乘母亲不注意随手拿了二颗花生就溜了出去。想想也是,这些平时不易见到的稀罕物,冷不丁的见着了乍吃都香。

    总算捱到了傍晚 ,家里的小方桌上早已摆满了菜,母亲做的几样拿手菜早就吸引了我的眼球,特别是炖在小青莱上的红烧狮子头,那浓香的味真是没得说,自打母亲离世后,我再也找不回那种感觉了。开席了,母亲说了句:"大家新年好!吃饭吧!"我们就自顾低头狼吞虎咽了。那时哪像现在的孩子,先喝点什么杲汁饮料,才提筷东瞅西瞧一桌子的菜还挑三拣四。母亲微笑着看我们仨不停的往小嘴里扒着似乎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艰幸的日子一年到头总算又扛了下来。

    吃了年夜饭,这过年似乎才刚刚拉开序幕。那年月无爆仗、无春晚电视,但也不觉得有啥缺憾。记得那时我们常玩一种"飞花",也不知是谁先发明的,只是在少数几个较亲近的玩伴中暗地里流传。那是一种用香烟锡纸卷成的手指粗细的小圆桶,先一头捏搓成尖形封口,然后再灌入剪成碎未的乒乓球壳后再封上口,其外形就像一粒包装后的糖杲,这"飞花弹"就算做成了,这材料我平时都积攒在抽屉里呢。待用时只要将其安放在地上,用火柴划着火苗后烧烤飞花弹的一边尖头,但并点不着锡纸而里头的乒乓球碎未却升温发热,随即升腾出一股向四处嘣发的力量,旋转着向空中升腾,然后再整个儿的燃烧,煞是好看。此情景常引得围观的小伙伴们阵阵欢呼,但大人们见了常要喝斥,这飞花弹旋转向上燃烧时其落处不受控制,有安全隐患。

     晚上钻进被窝碾转翻侧楞是进不了梦乡,那兴奋劲老散不去。想着明早能换上新衣裤新鞋就甭提有多高兴了。那时这些行头,都是母亲亲手做的,大的穿旧了穿紧了时再改了留绐小的穿,旧翻新那是她最擅长的手艺。我是家里最不讲究的一个,穿啥都乐意。我记得六二年这一回穿的新衣新鞋是原配整新的,临睡前还试穿了好几回呢。

    天还没全亮,就迫不及待的起床了,穿着一身新衣倒处显摆,走起路来也小心奕奕,不敢倒处乱蹦达了,这新鞋我爱惜着呢。早饭母亲抄了一锅肉丝菠菜年糕片,分成四盘。我捧着自己的那盘慢慢的吃着,一片片的扒开粘合在一起的年糕片,把肉丝挑一边待完了一块吃 。年初一早上吃炒年糕的习裕一直延续了好几年,至今每当我吃上一盘炒年糕时 也是这个吃相。

    这春节还是每年在过着,年味虽不一样,儿时的年味却还时常让我想起。

                   。                                  


  评论这张
 
阅读(1859)|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