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awei19500904的博客

几分怀旧,几分闲趣,几分思想。

 
 
 

日志

 
 

知青笑话(续四)  

2011-08-07 12:01:03|  分类: 知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坐在高高的土地上面,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那时侯妈妈没有土地......"这首耳熟能详的忆苦思甜歌在文革刚拉开序幕时,我们就会哼哼了。虽说音调凄凉沉闷,听完后也没觉有多大的伤感,就好像在听别人的故事。可今天连队召开的忆苦思甜会,再配上这首歌词音乐,那感觉真是从来没有过的。开会之前连里还就告示:今天一天连队食堂不供应馒头,吃忆苦思甜饭。早饭吃的是大馇子粥和着咸罗卜丝,还算马虎着挤兑下去了。中午和晚饭也准没个好,先不去想它了,还是先听了那忆苦再说吧。还没开始场上的高音喇叭里就传出了那种凄凉的歌声,也不知咋的平时人声鼎沸乱哄哄的场面今天竟给闹腾的只剩了这独家戏曲,重复的来回播放。这气氛的渲染确有奇特功效,没人窃窃私语,没了笑容,特别是几个调皮惯了的男女知青,看他们庄重、严肃的那样神情特逗。会按点开始了,一个四十几岁模样的妇女诉说着她那一段童养媳的经历,整整哭诉了有二个小时,那两眼从开始到结束就没干过,泪水像开了腺的闸门,说啥也止不住。现场的知青大多神情漠然,说不准他们听了啥感觉、我倒边听边想起了远在贵阳受难的右派父亲,前期听他来信说那边吃的定量供应,吃不饱以水充饥,哪知全身浮肿得难受。想到此处眼眶顿觉酸涩,这黄小毛见我眼眶红红的、还以为我听得投入动了真情,却用肘子撞了一下我的手臂:"先别哭!等一会有你哭的","为啥?","吃饭的时候你就知道了!"。会开完了、那哭伤了心的妇女有人搀扶着走下了台,那董队长接着领头挥手撕开大嗓门高喊了几句口号:"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只听得场下声音不够宏亮:"不行!重来!"大家只得嚎叫着跟着他又激昂了一遍。接着进食堂吃饭,食堂里靠平时买饭的小窗口下平排安放了4只大铝桶
,我往里一看顿时傻眼了,那二大锅饭是糖谷壳豆渣掺和着少许小米煮成的米饭,那二大锅汤是海带土豆汤。我心情沉重的用小碗盛了一碗米饭,然后找大碗盛了一碗汤,找了个角落空位坐下,眼瞪着这二碗美食就下不了口。这黄小毛还有意往我旁边空位一坐:"怎么样?该轮到我们哭了吧!",说真的如果妈在我旁边坐着,我肯定会委曲得嚎涛大哭的,但是现在我是不会让你黄小毛看到笑话的。我强忍着往嘴里一勺一勺的扒着糠米饭,那卡喉的谷壳、小碎石子、像沙粒一样的小米、那粗糙的豆渣、在我的嘴里从左腮帮转到右腮帮就是转不到喉管里去,只得猛喝一口汤把这杂物往里冲去,这口气真憋得我两眼充起血来。这黄小毛在我旁边也是如此这般的运动着,见我两眼通红:"怎么样?哭了吧?"我听了不置可否低头不语,心想可不能松劲,一定要把它像敌人一样消灭了,门口队长还在往里看着呢!这场战斗持续了半小时的煎熬,望着小毛额头上鼻梁上渗出的点滴汗珠,我赶忙用袖口捋擦了一下。晚上的那场战斗,我和这小毛都做了逃兵,实在是经不起他的一再挑唆,避开队长躲得远远的。第二天我俩实在是腹中难受,结伴去了茅房,在里面哼卿哼卿的憋气,总算解决了隔夜之物,这小毛转头往下一看:"哎?真的是吃啥拉啥!"我一听转头一看,可不是吆,那谷壳、豆渣、糠粒咋还是原样尼,下次打死也不吃了。

  评论这张
 
阅读(951)|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