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awei19500904的博客

几分怀旧,几分闲趣,几分思想。

 
 
 

日志

 
 

知青生活碎絮(廿七)拍苍蝇  

2011-08-14 18:34:47|  分类: 知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拍苍蝇,并不是难事,只要手拿拍子对准那厮猛的挥去,必定难有生路。但可要看清楚了那厮是停在何处,方可下手,还得掌握分寸注意轻重。如偌停在一堆牛粪上,还是稍安勿躁不必轻举妄动,那是它乐意逍遥之处,说不定它正在产卵繁育后代也未可知,绝它之后事小沾污了拍子事大,说不定还真上了它引诱之圈套。如偌在几盘佳肴上空盘旋或停在盘口,也只得耐住性子轻轻拂去,待它在别处停息时再瞅准了消灭之。不管咋拍,谁也没见过有人在老虎头上拍过苍蝇,哪怕是一只正在酣睡的老虎。此事却让楞青阿文给碰上了,虽不是真老虎,但也己是惶惶不可终日了。不管何时何地总觉着有个影子在相影相随。

那时场部给那些经常惹事生非者开办了一个学习班,说大了是一些打架斗欧不服管教知青的集中营,说小了也就是斗私批修强化教育的劳动教养所。但是里面管教的那一套手段完全是沿袭了旧劳改农场非人的卑劣手段:吃限量供应一餐二两馒头、极其繁重的工作量、残酷的精神拆磨和体罚。文革时的那一套运用得更加娴熟,电烤火燎、拷打、可恨的是执行者和被执行者均是二十几岁的知青同类。是当年的那些分场领导们不间断的往这集中营里输送着一个又一个不谙世事的知青。他们现今都己入耄耋之年,当一批又一批的回乡知青去看望这些老领导时,难道都把旧事遗忘得一干二净?不该啊?最起码也得同类相惜啊!由惜生恨啊!我如有幸进过集中营,现在一定牙根痒痒的。

话有点扯远了。这楞青阿文虽说年岁尚小,人却长得魁梧,二十刚出头就己是一米七五身材。父母早己双双病故,和弟妹三人相依为命,打小我行我素惯了。来到连队后自然是禀性难移陋习难改啊,免不了得罪尊敬的领导,死路一条被送进了集中营里给修理一下!火燎:就是站在被烧红的铁板炉灶前低头烤脸,那热烘烘的气浪翻滚在脸颊两旁,那黄豆大的汗珠滴落在烧红铁板上的吱吱声响,随后升腾起的热蒸气反复的熏灼着两颊,不讨饶谁都受不了此等刑罚,谁也算不上坚定的马列,没必要和这种下马威对抗,冤受皮肉之苦。冷拳:在队长眨眼努嘴的授意下,一个个的出冷拳劈冷腿。平时在外哪有此等冷遇,进了里边一个个的都成了病猫,迫于淫威加害同类。在这些病猫头上拍拍苍蝇,尚可逞一时之快,还可泄被侮之忿,人有时是会不长记性的,好了伤疤忘了疼啊。这楞青阿文也真是楞青到家了,他把别人都当成了病猫,闯下了大祸。那天队里修理大佬,队长使了几次眼色努歪了嘴,就是没人敢上。这大佬昂头挺胸极不愿受之熏灼之苦,反倒整得队长下不了台,大失威风。此时楞青阿文见之,自告奋勇上前,走到大佬跟前低喝一声"老实点"抬手用劲把他的头部往下一摁。这大佬抬头斜眼瞄了他一下,这楞青阿文分明看到了那永远挥之不去的凶光。他哪想到他拍苍蝇竟然拍到了真老虎头上,从此后这大佬的复仇之剑始终悬在他头顶上,那凶狠的眼神始终在追踪着他的足迹。

 

 
   

 

 

  评论这张
 
阅读(2279)|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