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awei19500904的博客

几分怀旧,几分闲趣,几分思想。

 
 
 

日志

 
 

淡淡的念想(原创)  

2011-05-07 12:37:13|  分类: 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淡淡的念想 - 花花 - dawei19500904的博客

         母亲过世已有十五年了,每年清明,父亲总是独自一人摆上烛台,面对着我母亲的遗像,口中念念有词,泪流满面。而我那早已干涸的情感心田中,却仅剩一点点的酸楚。不知怎的,也可能是我的愚钝,我总感到她对我的爱总少于姐弟二人。母亲出身于一个较殷实富庶的家庭,家中排行老三,那时可说是养尊处优。一个大家闺秀,生活无忧,念完初中就肆业在家,除了看书去戏院就玩麻将牌九,练得一手好手艺。就算在那文革封锁的年代都能找个僻静的角落聚上三个牌友玩上一天。家里自我懂事开始就记得是姨娘(佣人)一人照看着我们姐弟三人,当时记得是住在上海浦东的善唐路,后来全家就搬进了父亲供职的浦东供电所分配的职工房,那姨娘也跟着来到新家,也不知是何缘故,没多久就不见了姨娘的身影。那时父亲收入高不愁吃穿,小时候我总觉着和别人家不一样。

        五八年开始家里就变样了。家里不见了父亲,过了好几年才从邻家玩伴口中知道,父亲戴上了"右派"帽子去了外地,母亲也从不在口中吐露半句父亲的实情。那时我懵懂愚昧,只觉得生活困顿得像换了一个天地,家里就数我会做脸色给人看,还时常耍点性子,自然也就讨不得母亲的喜欢。自从父亲这一天大的变故,母亲的性格更加变得寡言封闭,天真像塌了一样。在这种沉闷的气氛中我们也像被封了口的哑巴,没有笑声也听不到哭声。从不操持家务的母亲不得不开始捣鼓起了柴米油盐,学起了缝纫裁剪,又去里弄加工组找了份工作,就这样默默地忍受着。我们孩仨就象蔫了的秧苗总算捱过了那缺衣少穿的三年、喝粥拉稀的三年,担惊受怕的三年。记得那时我们孩仨除了上学、回家做作业、完了就是一起做妈妈带回家的糊纸合子的手工活。

        这苦日子就这样一直捱到了六九年我上山下乡去了黑龙江格球山农场,母亲心里明白我是不愿离家远去的,但还是冷冷的面无表情的劝了我好几天,一直到我答应。当时我内心深处的怨屈使我耿耿于怀了好几年,才慢慢消退。那天,我离家时母亲带着姐弟去送我,我睥见母亲的脸颊上挂着二串泪珠,神情木然,丝毫没有一点感觉,也不见她用手帕擦去,我惊呆了,从小到大从未见她哭过。

          八年下乡期间,每次回沪探家,看得出母亲脸上泛出的怜惜之情,虽说经济拮据,但见得饭桌上总是鱼肉俱全,她却坐在桌边碗筷未动,嘴里喃喃的不停的自语着:又瘦了一圈。我到全然不顾大口朵颐,实在是食欲难捺,直撩得我回到黑土地时还常常魂牵梦绕口水连连。回一次家,就像是鬼子进村,母亲的那点积蓄哪经得起我几次三番的折腾啊? 

        由于弟弟的病逝,我总算以特困照顾回到了家中。母亲并未显得兴奋,家中的这种变故,对她的刺激实在太大!上帝实在是太不公平了!由此她把一切的不顺都归罪于父亲,父亲也只得常常痛彻心扉地自责。那时我也并不懂得如何去安慰,只晓得尽快成家,反而使母亲家中债台高筑、姐弟反目老死不相往来。

        母亲因我的固执、任性,一直到走的那天都没原谅我。

  评论这张
 
阅读(1259)|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