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awei19500904的博客

几分怀旧,几分闲趣,几分思想。

 
 
 

日志

 
 

知青生活碎絮(廿一)不谙之事  

2011-03-07 09:06:35|  分类: 知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哪来的怪味?

       我心情烦躁的斜躺在叠被上,猛吸那三毛钱一包的哈尔滨香烟,鼓起腮帮卷曲苔舌有节奏地往外推送着烟圈。这还是近几天刚学成的口技,这也忒好玩了,看着那浓浓的烟圈由小变大、慢慢的升向空中扩散开去。记得那还是在连队的时候,一次在连队礼堂开会,董得泉主任在讲台上兴致正旺的做着大报告,此时只见一只烟圈慢慢的飘向空中,而更绝的是那位知青表演者又撅嘴又吐一根烟雾细丝窜圈而过,更是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恼得那老董指着台下人群大叫:"谁在耍流氓!看我怎么整你!",其实这哪能和耍流氓扯上关系?自此以后,我倒也学上了这一招。我希冀心中的烦躁能否也随驾在烟圈之上散开去,排遣掉几天来堆积在心中那恼人的不快。

        回想起来,来到这集聚五湖四海知青的机耕队已有一月有余,那种与患难之交、休戚与共朋友的共处一个天穹之下而分离在不同地域的孤独感却每时每刻在撩拨着我的心智。这里哈、齐、津、沪知青杂居,南腔北调总比不上家乡话和谐悦耳,生活习惯也真是南辕北辙大相径庭。那臭袜子随处乱抛,那只刷表面而不洗衬里的臭鞋,还有那晚上入眠时为防虱子侵扰而悬挂在炕头铁丝上的臭短裤,那时真嗔怪自已的嗅觉何故这么灵敏,给我增添无端的烦恼。初进这充满着浓郁机械化气息的场合里,自然人人都是我的师傅,个个都是我的师兄,干活时递个钳子板手还得眼明手快,在汽油里洗个另部件均是我当仁不让,一天下来搞得灰头土脸甚是狼狈。刚去时还没沐浴的专门场所,只得在宿舍炕沿边,用脸盆盛水,浑身上下胡乱的擦一遍,哪还理会干净不干净,就这一个脸盆顾上还得顾下,真可谓物尽其用。就这时总有一股刺脑门的气味,时不时的窜进鼻腔,刚开始并不在意,总以为东北人喜吃生葱蒜而引起的。干脆,要臭那就臭在一块。闲时我花了点时间,腌制了一大瓶的糖醋大蒜头,一星期后当我带到食堂打开瓶盖即招惹了一大帮的男女知青,哪够他们解馋的,和着白面馒头吃,那个香味真没得比。宿舍里好几天都没觉得有异味,就算有那也是自己口中的大蒜味。但是一星期下来也该没了,我试着用手捂着口鼻,使劲往外哈气,暗自确定没有异味。但是那烦人的怪味还是时常侵扰我的鼻腔,真是阴魂不散,晚上只得用被蒙头,怎奈在被窝里时间久了气闷难耐,怎叫我去得苏州啊?半夜里辗转反侧横竖入不了眠,干脆披衣起床,循着气味找找源头。大家都已深睡,鼾声如雷此起彼伏,各样睡姿真是令人忍俊不禁。我蹑手蹑脚挨个嗅寻,先从瓶瓶罐罐嗅起,然后臭鞋袜,总觉得不是那个味。想想也好笑,哪是一只猎犬啊!正在找寻中,忽嗅一股刺鼻的气味,抬头一看是大X的,平时就喜裸睡,盖一条薄被,光着膀子,手臂悬搁在额上。哇!我终于确认那种怪味是从他腋下传出来的。

        我彻底的给熏晕了,那种蒜葱冲鼻的味怎会冲腋下生出呢,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再说要长年累月与此味相伴,怎堪忍受?后来我私下冒昧询问了他,他知道这是一种遗传的疾病,但那怪味对他竟毫无嗅感,真是希奇。

        http://blog.ifeng.com/article/10270004.html原创情景散文:细雨朦胧 - 散文留香 - 散文留香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