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awei19500904的博客

几分怀旧,几分闲趣,几分思想。

 
 
 

日志

 
 

知青生活碎絮(十六)玩 鼠  

2011-01-08 14:48:11|  分类: 知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生活碎絮(十六)与鼠斗其乐无穷 - 花花 - dawei19500904的博客

       下乡已是第五个年头了,这一年的冬天好像来得特早。九月下旬,就下起了鹅毛大雪,整个东北大地银装素裹。生命力极强的耗子早已各自钻进过冬的洞穴,而在田野里却常能见到步履蹒跚,到处找食的耗子,它们在忙于积攒过冬的粮食。天气酷寒,早已不见了它们往常敏捷的身手,再说在雪地里爬行也不像走平地轻捷,要说我们那时在田地里干活,只要见到它的影子,戴上手套,可真是一抓一个准。
       刚入冬,麦田里一行行未及运走的麦桔杆,整齐的铺伏在田野里,上面积着厚厚的雪,远瞅着就像驮着一条条白色银链子的莽龙,蜿蜒爬行,田野宽阔一望无际。我们每天的工作,就是驾驶着嗷嗷直叫的铁牛,拖着爬犁,装载运送着麦桔杆,这可是整个冬季烧炕取暖最实用的原材。我和歪嘴小六子,轮流开车,爬犁上自有人往上装载着麦桔杆。一路上,我看到那躲藏在麦桔杆底下不断的有老鼠窜出,有大有小,有时还能看到一窝嗷嗷待哺的幼鼠。刚开始觉着惊讶害怕,时间长了,倒也习以为常。想起在家还没下乡那时,偶而见到一只老鼠,那还不得大呼小叫惊恐老半天。真是见多不怪,胆子也随着见多而日长。小六子说:"这冬天耗子老实,不咬人,不信我抓几个给你玩玩!"我惊愕地望着他:"真的?","没事!",他边说边停下车,戴上帆布手套就在麦桔堆里找。不一会看到一只大耗子从麦桔里窜出,只他赶上几步,伸手就把老鼠按在了地上。我惊奇得哑口无言,"拿着!"随手就要往我手里塞,我惊恐地向后踉跄了几步,他见我害怕,就往拖拉机的履带上吐了口唾沫,手抓老鼠头朝下,见老鼠伸出舌头,就往唾沫上一摁,只见老鼠的舌头马上就被冻在了上面。他松开手,只见老鼠像在原地跳迪斯科不得挣脱。看得我惊讶万分。这玩鼠招术也真够绝的!他似乎还不过隐,一连抓了五个,并排地把它们冻在一起,那奇观可把我给逗乐了。现在想来,如有相机,那有趣的画面绝对能得世界摄影大奖!只见五只大小不一的灰色鼠,被粘冻得挣扎不脱,有的倒竖、有的横卧原地踏步,有的挥动细尾巴有韵律地拍打着节拍。更惊奇的还在后面呢。只见小六子,用罗丝刀小心地铲下一只,爬上履带,一只左手抓住油门把手,然后把老鼠塞进拖拉机排气管内,用右手捂住排气管口,左手一拉油门,右手一放,只听"轰"的一声,那只老鼠就像炮膛里飞出的炸弹,一下子崩得老高。那老鼠自然给他作弄得够呛,一命呜呼了。在我的阻止下,其余的四只才逃此一劫。
       可能有过这一段玩鼠的经历,想不到回城后,这鼠辈的后代倒和我结下了解不开的怨结。刚搬新家时鼠患不绝,骚扰不断,甚至还在家中生儿育女。用尽所有灭鼠招术,都无回天之力。我甚至学着戴手套抓捕,真还有几只命丧在我手中,但已是防不胜防了。幸亏后来养了一只捕鼠能手的猫咪,才使鼠类绝迹。
      
  评论这张
 
阅读(580)|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