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awei19500904的博客

几分怀旧,几分闲趣,几分思想。

 
 
 

日志

 
 

知青聚会的纠结  

2010-08-07 10:45:22|  分类: 知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聚会的纠结 - 花花 - dawei19500904的博客
 

       七八年,由于家中的突然变故,接弟弟病危 的电报,我匆忙之中,离开生活和工作了九年的农埸和知青战友们。时光如穿梭般又逝去了三十二年,在上海结婚生子现己近花甲之年。此时才真正感受到怀旧之苦,思念之情结恰如缠绕心头的幸酸和甘甜,总是挥之不去。好在有热心的知青战友在凤凰知青网站上为众战友搭建了一个聊天的平台,渐渐的淡忘己久的往事和似曾相识久未谋面的战友变得清晰起来,像重播的电视连续剧演绎着那特殊年代的人情世故。我内心涌动着期望着能有一次聚会,毕竟和他们曾有过八,九年的朝夕相处。这其中的滋味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宝贵财富,而如在下一代人面前唠叨却又像在叙述离奇的童话故事。期望中的聚会在知青家园组委会几位热心战友的筹划下,经一个月的联系串通之下,苏州西山之游终于在一0年五月二十四日成行了。这聚集了一百二十几人的盛大聚会,堪称农埸知青聚会之最。这来之不易的难得聚会,我当然不想错过,在单位领导面前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终获准二天假期,那高兴劲也就别提了。

       那天,我按约定时间早半小时到达了集结地点,此时早已有三辆大巴士等候在此。先期到达的战友们三五一堆,四六一群围聚在一起谈笑着,握手言欢。喜欢照相的早已按下了快门,留下了难忘的瞬间。我一一和他们握手,亲热地打着招呼,因为我们曾有过的相同经历在脑海中篆刻下的印痕,只要稍作醒焐即刻就会化作惊喜。大家都在惊叹着各自的变化,谈论着各自的现状,感叹着生存环境的严酷,都很不容易,都是磕磕碰碰地混到了今天,尤其是议论到某某某己远离尘世更是叹息不止。但此伤感即刻就被相遇的喜悦转换了频道,谈论更多的是阳光的生话,顺当的工作境遇,退休后的一种豁达心态。还没聊够意犹未尽时,组织者就招呼大家上车了,出行的时间快到了。车上前排早巳坐满了先上车的战友们,我先后一一的和他们打着招呼,呼喊着各自的名字和绰号,那久违的兄弟情谊溢于言表。此时,我觉着右手被座位边上的人紧紧拽住,回头一望是一张陌生的脸庞,那眼角深深的鱼尾纹,略显灰白的鬓角,浓密的向两边斜撇的眉毛,他裂开大嘴:"想不起来我是谁了?"我凝望着他的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和那满口大牙,我不由得晃了一下脑袋,确实一时脑袋像被注了水一样。看着他那眦牙裂嘴的傻样和那略大的肉鼻,再有他那双似曾相识的戏弄人的狡诘的眼光,瞬间一个熟悉的雅号闪现:"大鼻子,苏梦贤!"我俩激动地摇晃着紧握的双手,那初时不相认的尴尬顿时烟消云散。接下来就是谈不完的话题和那嘘嘘叨叨的问侯,交淡中才知他己随上海的妻子从齐市迁回了上海落户,挤在居室不算宽敞的娘家,生有一子,家境还算过得去。一路上我俩聊了些农埸的情况和一些机耕队老领导的近况,嘻嘻哈哈地不知不觉二小时的路程眨眼间就过去了。

       目的地到了,那是沪东造船集团苏州太湖疗养院,是沪东造船厂建造在西山附近的东华度假村。平时单位开会、培训、疗养均聚集于此地,这里风景优美、田野空旷、山峦起伏。附近可以望见一幢幢正在建造的别墅群,那式样别致、仿古典中西兼顾,看得出各路开发商正在争抢占据黄金地块开发,那发展的远景是可想而知的。知青朋友们纷纷争先下车,伸展着双臂,深吸着这苏州郊外大自然清新的空气,那舒畅的感觉自然和在大城市里大不一样。我又发现了几个久未谋面的熟悉面孔,忙不迭地打着招呼,内心里升腾着热呼呼的感觉。大家会聚到度假村的主大厅,真象久别的恋人一样相拥在一起,谈笑着嘘寒问暖。大厅内不时地闪烁着照相机闪光灯的亮光,那三三两两忙着留影拍照,生怕错过了这大好时光。此时总调度正在依次分配各自居住的房间,收取身份证交服务台登记。此间我眼前闪过了一个亮丽的倩影,打扮入时,上身穿一件灰白相间的黑方格子的外衣,外衬一件大开领的短马夹套装,如此刻意的搭配透出了女性特有的妩媚风韵。脸上化着浓妆、眉毛肯定也精心地勾画过,眼睫毛也挑染过,粗看那绝对是赶时髦的潮女。但我认识她,我们机耕队能有几个美女呀?在那个物质和精神生活匮乏的年代年轻貌美的女知青都早己名花有主了。我满怀热纯的急切地呼唤了一下她的大名,她听到后回头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着我,怪怪的:"侬是啥人啦?",大出我所料:"啊?!不认得我啦?"她摇摇那熨吹过的蓬松卷曲的头:"不认得!",此时我深深地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侮辱,哑然失言。何故?百思不得其解。我们在同一机耕队相处、同一食堂吃饭,回沪后还各自去对方的家中探望过一次,哪能说忘就忘了呢?要么我面相丑陋?莫非我脸上的那块上帝所恩赐的胎记吓着她了?这与生俱来的疤痕难道也一点印象也没了?莫非我俩曾有难解的过节,说给谁听都不信!我呆呆地望着她那张浓妆涂抹的脸庞感觉却和先前那么地不一样,这是一张多么不自信的花脸,是多么的表里不一致。她那外耸的颧骨和前突的牙床,现在看来却又是那么的刺眼,这是任何高超的整容术都解决不了的缺陷,就此尊容如能称得上美女简直太不靠谱。与她的这次不相认的邂逅,至今都不能释然。接下来的一切活动都索然无味。这种难以排解的纠结缠绕在心中,使我看淡了知青的聚会,人世间的交往。后二次的聚会,要不是在朋友的强硬拖搡下,我是断然不去的。

       知青聚会那是一种怀旧的产物,各人都怀着不同的心态参与其中,想在那逝去的年华中找回青春的影子。看着知青欢聚的埸面,我想得很多,它多么像一个小小的社会,演绎着各种人生的剧本,唉!我算明白了,别把它太当真。

      

  评论这张
 
阅读(437)|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