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awei19500904的博客

几分怀旧,几分闲趣,几分思想。

 
 
 

日志

 
 

夜 袭  

2010-11-29 11:30:23|  分类: 动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春三月,春寒料峭。这天清晨,我比平时都起得早,按惯例遛狗、换鱼缸水、喂食,在忙这些琐事的间歇,边整理早餐。完事后我就勿忙离家。等我来到了H.P区房地局拆迁科的大楼门前时,我看到早已有许多同事在此集结待命了,还有几个居家较远的同事,他们手拿着早点边走边啃着,焦急的往这边赶。听说,动迁公司早已派了几位从未露面的工作人员,去现场观察动态。我看时间尚早,慢慢的踱步到了居民区,想看个究竟。

       在那幢即将要被强折的小楼前,早已汇聚了不少赶早市的"买、汰、烧"的婆婆妈妈和家庭夫男们,把小楼前仅剩的一条小弄堂拥挤得水泻不通,四周残瓦碎砖散落的遍地都是,还有那未及清理的生活垃圾混合物,散发出阵阵令人作呕的腥臭味。百姓们饶有兴致的抬头望着贴在小楼墙上的标语,白纸上书写着蘸着浓墨的字迹:"坚决制止违法动迁!我们百姓的利益不容侵犯!和动迁组血战到底!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楼顶上还插着一面小五星红旗,在微风中飘扬,似有一股临危不惧的决战架势。百姓们喜欢凑热闹,有的正好借机发泄心中积存的怨气。听围观的居民说,这户人家一家三口,儿子刚从部队转业,在部队时就是司令员的保镖,擒拿格斗自然不在话下,真所谓小猫发威胜似虎,惹不起的种。小楼的阳台上,已站了好几个人,口中骂驾咧咧,听边上人说是几个已被强迁的难友,和这户人家很熟,赶来助威来了。此时我见到,有二个蓝眼珠、红眉毛、黄头发的一对外国男女,也在人堆里转悠,露出满脸惊诧的神色,双手比划着在人群中询问,人们嘻笑着:"OK,NO"地戏弄他俩,引得现场一阵大笑,只见他们快速的举起相机,对准角度,闪光灯亮了几下,抢拍了几张镜头,就离开人群站到路边。看其神情似乎还想看到这场闹剧的结果。我隐隐地觉得现场火药味很浓,这场强拆的大剧该如何再演绎下去呢?

       这时接指挥部命令:暂停强拆。这时我们大家就像解开了紧绷的神经一样,大舒了一口气,暗自庆幸,要不然就会发生一件非死即伤的特大新闻。S B 动迁己近尾声,犯不着为今日之莽撞而付出高昂的代价,官员们也不必为轻率的举动而丢官卸帽或辞职回乡,何不找个两全其美的谋略,既办完事又留下一个好的名声呢?还是按兵不动、静侯良机为上策。大家各自分头散开,返回了自己公司的基地办公室,养精蓄锐,这场战斗何时鸣锣开场那是早晚的事。返回的路上,我又去现场窥探了一下,发觉人渐稀少,围观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有人传话:动迁组撤退了,好戏停演了,大家顿觉兴味索然。二个男女老外一脸愕然的表情,嘴里咕噜着、两手一摊、摇头晃脑,似乎也不明白:这些中国人到底想干什么?整个下午,也没任何动静,据说指挥部开了一下午的会,这确实是令人挠头棘手的事,谁都不希望事态扩大,否则演变成一件特大新闻,影响S B配套工程按期开工,社会影响也就大了去了。同事们在办公室闲着也无聊,玩起了"斗地主",消磨时光。下班时领导关照,在家手机勿关,随叫随到。一直等到笫二天下午,才接到通知说明天凌晨三点半在XX处集合。

       早晨,睡梦中被骤然鸣响的闹钟惊醒,时间正好是2点30分,为了不误时,昨晚我把时间调前了一小时。洗漱完毕就着急忙慌地往目的地赶,一路上除了偶见几个环卫工人在清扫街面外,几乎未见人影。自己暗自好笑,自从参加工作以来,还是第一次像夜神仙一样,独自游荡在这幽暗寂静的街面上。到了目的地,早己有不少同事静侯在那里,据说有几位同事因居家路途遥远,怕误点干脆留在单位办公室搓了一宿的麻将,我真佩服他们的这种连续作战的精神,我可不行,天天喝人参茶也练不出,再说我生来与这种爱好绝缘。时间转到了3点40分,全体集合,领导给我们分发了袖章交代了注意事项,然后就列队出发了。来到了中华路边,只见一辆银灰色的箱式货车静静的停在路边,我们男男女女一帮人鱼贯而入,车箱内漆黑无光,同事们有的打开了手机,借着余光相挤在一起,我心中暗自估计,约有近一百人。车子终于起动了,我挤在车箱的一角缝隙处,除了借机透气外还可窥视路面情况。车子晃晃悠悠的沿中华路、复兴路又转回到了N P大桥引桥下,终于停了下来。大家纷纷跳下车,大舒了一口气,在这空气混浊的车箱内再待上半小时真不知还会发生什么情况。许多同事下车后左顾右盼,还一时分不清东西南北。我知道这是在动迁地块的东南方向,也就是这幢即将被强拆的小楼后方,我看到早己有四五辆警车静卧在路边。我一看手表此时是4点零5分,大家尾随领队向小楼后面靠近。我霍然觉着这次行动还真富有戏剧性,它使我想起了<地雷战>中鬼子夜间偷袭。那幢被强拆的小楼居民,它做梦都不会想到会有如此遭遇,其实他们也真属脑残一类的人物,共产党哪有办不成的事啊!

       来到了小楼后方空地,我们一大群人静静的站定。只见一队穿迷彩服的人员,有的肩扛竹梯绳索,有的手提灭火器、铁锤、螂头,真可谓是十八般武器。后来我才知道这群都是折房队的干将,一有特殊任务都是他们冲锋在前。小楼前灯光通亮,原是用来造势的,想不到却为这场夜袭照亮了现场。迷彩服们搭好竹梯,爬上二楼继而又占领了三楼高地。屋内居民被惊醒了,随即爆发出了激烈的声响,骂声骤起,桌凳的撞击声,碗碟破碎的脆裂声,这惊心动魄的交响乐响彻夜空。我们大家从房后蜂拥而至,我仰头朝三楼望去,室内迷雾腾腾,据说是喷洒了灭火器。只见一名披头散发的妇女,嚎叫着扑向了阳台边上,立时被二个迷彩服左右挟臂摁住,那阳台的铁架子被摇得不停晃动,吓得楼底下的人一阵尖叫。那位妇女立刻被拖进了室内,要知道如发生意外那事情可就闹大了。不一会,就从屋内拖出了二男一女,身穿棉毛衫裤,光着脚丫,那位女的被人用棉被包裹着,由警员们指引着拖上警车离开了现场。我和几位同事负责打包装箱任务,见此空隙冲进了小楼,一二楼除了几件桌、台家具基本没多余杂物,大部份东西都在三楼。我们忙着装箱打包,公证处的办事员拍照、摄影、验收,有搬运工一件件往楼底下传送、装车。我看到一只被打开的皮包,拉链己被打开,里面的东西已被翻得零乱,也不知哪只咸猪手伸探过,我叫公证员过目封存。工作任务完成后我们就离开了小楼,然后拆房队就开始敲门砸窗,那辆抓斗车慢慢的开到跟前,像一个久经擂台的拳击手,前后左右开弓,没半小时就把那幢小楼打趴下丁。

       事并没就此了结,被拖走的二男一女被送到了居委会大堂内,他们真的被激怒了,咒骂了几小时。后来又叫来了住在别处的儿子,和一帮难兄难弟,警员们层层监护劝阻,儿子单位的领导,新世界集团的老总也赶来劝阻。事情也并没平息,后来又闹到了市公安局,据说也不了了之。

      

      

  评论这张
 
阅读(881)|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